2008年9月24日 星期三

這一程,讓我送你

就像以往一樣,早上起來刷牙、洗臉、晨興
到學校監督學弟妹的打掃,然後回家吃早餐、收拾東西上學

只是我沒有辦法接受,煥彬已經過世的事實
就連在上課的時後也是如此。
很難想像,前一天還一起聚會
說好碰面時要轉交奉獻包給他。
但現在沒有人能夠來領了...

很久沒有喝了,下午才喝兩罐大罐的就不行了
晚上去煥彬家,煥彬媽媽一直在哭
而我一直覺得很奇怪,為什麼這次比爺爺過世還要痛。

一靜下來,就不由自主的怒吼
不是說好要一起去澎湖帶兒童嗎!?
不是說好要在我的結婚聚會作見證嗎!?
很多的問題,與殘酷的現實摩擦的嘎嘎作響

躺在角落的吉他,再也不是你來領了
再也沒有人會講好笑的笑話了
也沒有人陪我練桌球了。

之前的玩笑話,我很認真的想
到底你選了哪首詩歌要在自己的安息聚會唱

但有一件事我知道,就是我們是有榮耀盼望的人
有馨香的見證如你,所以我更加的把握著今天
不論如何,你走得很好,走的很光榮,也走得很痛快

我親愛的煥彬弟兄,這一程,讓我送你。

2 則留言:

?? 提到...

剛看了你的網誌
想跟你說聲加油!
主是一切,願我們眼目單一!

德揚 提到...

我們都有同樣的失落
但是主似乎給了我們弟兄最好的賞賜
就是回到祂的懷抱之中
我也很難接受這樣的消息
但若是主作的
我們應當順從主的帶領
這樣看來
煥彬已經滿足了成為得勝者的條件
所以主把他接走了
我心裡 只有 阿們 阿們
等待主前再相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