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7月22日 星期三

江山依舊在,只是容顏改

今天(7/22)去交了一千多塊的罰金,終於領到了薄薄的畢業證書
這是從澎湖回來的第二天,高雄因為世運的關係生氣蓬勃
而我卻感冒的好像要死掉一樣。

從12號~20號總共九天八夜,都不知道是怎麼過去的
才知道,這種感覺叫做爽快的浪費青春
大把的抓起甚麼東西,然後鬆手讓它飛逝。

原來兩年可以過得這麼快
快到我的眼角濕了又乾、乾了又濕好幾次

澎湖的景色相較於兩年前沒有甚麼改變
但是很多事情已經改變(或者說正在改變)
有人興起來愛主,不吃、不喝的追求祂
有人隨著年輕歲月的過去,愛主的心也隨之過去

而我呢?我到底在幹嘛!?

這是很討厭的感覺,很多東西貼上了不能說的標籤
有樂不能言,有苦說不出
但慶幸的是,主都知道。

再見了,我的學生時代
再見了,學生時代的澎湖。

2 則留言:

0z 提到...

HI~ 青職~ 你好阿!

Jeremy Zhan 提到...

您也是阿